新闻中心
集团动态
行业资讯
   2016-11-30    1282
“史无前例”的中国医改研究报告

图1.png

图2.png

20147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时,提出中国医改进入深水区,希望能够借助外脑做一个研究,帮助中国做好下一步的医改工作。同年79日,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表示,世界银行与世界卫生组织以及中国相关主管部门携手,启动关于中国医疗卫生改革研究项目,希望有助于提升中国的医疗卫生服务。

之后,这项被称为最高级别的中国医改报告研究工作正式启动。

这项历时两年的三方五家联合研究报告,是在20个背景研究、三十多个案例分析、对中国21个省开展实地调研以及6次技术讨论会的基础上,提出了高价值的一体化医疗卫生服务提供体系和筹资模式。

世界银行高级卫生专家张硕是此次医改联合研究的主要协调人,参与了报告形成的全过程。她用史无前例来形容此次研究。

以前的研究只是各自提各自的建议,政府会统筹考虑这些建议,然后制定自己的计划,张硕说,但是这次不是。这次是三方五家,是集体智慧,在更广泛的范围上凝聚共识。她认为,中国医改到了深水区,深水区要协调不同利益集团的不同想法。在这个时候凝聚共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世界银行上一次参与中国医改是在2007年。当时,中国的新医改即将启动,国务院委托8家国内外研究机构起草医改报告,其中世界银行是两家国外机构之一。那次医改主要是解决资金筹集问题。张硕认为,世界银行两次参与中国医改研究,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的开放。

成立于二战之后的世界银行,并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金融机构,而是把消除贫困和促进共同繁荣作为使命。在新行长金墉2012年上任之后,更是逐渐由知识银行解决方案银行转型。由于金墉本人是一名医生,其对中国的医改也格外关注。

2014年,在建立了广受国际社会赞誉的医保体系之后,中国新医改进入深水区,特别是医疗服务供方的问题日益突出。正是在此背景之下,有了三方五家这次研究。用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的话说,该项研究旨在解决如何在合理成本的情况下提高医疗服务水平的问题。

此次研究由世界银行出资并主导,与9年前那场围绕市场主导还是政府主导的激烈论争相比,对于这次史上规格最高的医改报告,学术界的反应却出乎意料地平淡。

张硕承认,经过反复修改之后,报告本身不是那么的尖锐,但她不觉得任何事情都尖锐才能做成。在她看来,医改报告能够得到五家机构一把手的签字认可,这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中国现在的医改,在大家有这么多不同的想法的情况下,能够让这么多人都同意这份报告,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张硕说。

在报告形成过程中,张硕承认各家之间会有碰撞人社部管医疗保险,财政部是管投资,卫计委是管服务提供,他们涉及医改所关注的核心点会有差距,利益出发点也会不同。所以,有碰撞是很正常的。

不少碰撞来自具体的用词。比如对于价值一词,有关部门提出是否就是价钱的意思,世界银行对该词作出解释。还有,关于激励机制问题,开始用的是扭曲这个词,有关部门也有担心,建议改成不合理

此外,据张硕介绍,在发现研究报告提到政府采取适当措施可以节省3%GDP时,也有人担心,会不会让公众和媒体误解,认为不需要再增加投入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该投入的还是要投入,只是要把钱花在刀刃上。

据张硕介绍,从世界银行角度来看,会更关注问题在哪儿,改在哪儿,而从国内的角度来说,更希望把已经做的事情做一个经验总结,然后在这个基础上着眼未来。

在已公布的报告之后,世界银行还会进一步把研究内容细化,还将出一个长达500页的总报告。另外,在此项研究启动一年之后,20157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再度会见金墉,并启动了一个6亿美元的医改促进项目,这也是中国和世界银行合作三十多年的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单项项目。

此前,世界银行与中国政府有关部委先后联合完成了《中国:推进高效、包容、可持续的城镇化》和《2030年的中国》两大标志性研究报告。这两份报告建议在金融、环境、土地流转和户籍制度等多个领域进行全面改革。

医院管理专家阎惠中对这次研究的形式表示肯定,特别由世界银行主导,在他看来,相当于让外国专家来给中国医改会诊。他认为过去把医改过多视为医疗专业问题,但其实医改说到底是一个经济问题,由世界银行来研究很合适。不过,在看过报告之后,他认为有些问题应该有更深入的分析。比如对于公立医院创收这个问题,为什么创收?严重到什么程度?应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都应该更深入地分析。阎惠中说。

“三方五家”联合研究报告提出中国医改八项改革建议:

1.建立以人为本的优质的一体化服务PCIC)新模式,加强基层卫生服务的核心地位。这一新模式将围绕个人及家庭健康需求组织服务,通过电子工具和数据共享,实现与上级医疗服务和社会服务的一体化整合。

2.持续改进医疗服务质量,建立有效协调机制,加强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沟通合作,发挥行业组织的作用,负责卫生领域系统性质量和绩效的改善,包括公共和民营部门。

3.让患者熟悉并了解医疗卫生服务,增加对卫生体系的信任度,鼓励患者积极参与有关其自身健康服务的决策过程。

4.改革公立医院,使其不再成为一站式卫生服务的提供者,而是更加侧重疑难重症的治疗,将常规性服务转向基层卫生服务机构。

5.改变服务提供者的激励机制,以患者健康结果而不是提供治疗的数量或开药量作为支付的基础。

6.提高医务人员的地位,尤其是基层卫生服务人员,为他们提供更优厚的薪酬和更大的支持,建设适应新型服务提供体系的卫生人力队伍。

7.允许合格的民营医疗机构提供经济有效的卫生服务,与公立机构进行公平竞争,协同发展,并建立适当的市场监管机制。

8.根据疾病负担、人口分布状况及日常卫生服务需求,确定卫生领域公共资本投资的优先顺序。